黄山游记

古人云:“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,登黄山天下无山,观止矣。”

我们到达黄山的时候正值旅游高峰期,旅客络绎不绝。为了赶上早班次的登山缆车,我们凌晨四点便从云谷山庄出发早早地来到云谷寺缆车站。大约等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登上了缆车。

缆车沿索道徐徐上升,人在车上有如腾云驾雾一般。透过玻璃窗向下望去,但见一片翠绿,那是茂密的山林,高高低低,有如连绵不绝海浪一般起伏不断。一条蜿蜒的登山石道掩在山林之中,好似一条灰白色的飘带从山顶挂将下来一般。在缆车上向下看时,觉得山势并不是很陡,但仰头望时,心中却早已换了另一种想法、另一种感觉。只见座座山峰犹如把把偌大的利刃直插云天,一山胜于一山。山顶都已看不见了,浓浓的云雾早已将山顶盖的个严实。缆车越往上,云雾也越来越浓。雾气迎面扑来时,只觉得飘入一个虚幻之境,一片白茫茫。

出了白鹅岭站,便有雾气夹着不大也不小的雨点吹倒,颇有凉意——山顶的风果真大。我们先去始信峰。顺着石阶时上时下,虽然下着雨,但听这潺潺的流水声,看着一蹦一跳的林间小鸟,也颇有趣。始信峰是黄山松的世界,一路上我们看了个饱。卧龙、龙爪、黑虎、连理等名松姿态各异,风格独特,只恨自己无法一一尽述其之景态。即便是最平常的松树也不同于一般,苍劲挺拔,树干笔直如杆,枝杈尽数向两边平伸出去,针形的叶儿聚于一起团团如云,如帷盖如伞,令人昂生赞叹之感。

待我们到达始信峰时,雨已止住了,但云雾还未散去。始信峰为悬崖向前凸出的部门,地势险要,至多只能站十数人,幸好周围立有栏杆,站在上面也不觉心慌。雾气还未散去,只能看见稍近的地方,但也还有些模糊;再远些,就什么也看不清了。抬头望天,见云儿在急速运动,心知太阳就要出来了。果然不出所料,只稍等了一会,云被挤开一条不大的缝儿,马上阳光便照射了出来,一片金光。雾气何时后散去了也未察觉,视线一下子清晰了起来,视野马上广阔起来,方才看清了万丈深壑,悬崖峭壁,极为的壮观。光凸的岩石上却见绿色,哦那是扎根于岩石上的树儿草儿,其生命力之强盛令人折服。望对面如屏的山峦,顶峰在阳光的照射之下,如生宝光,绮丽之极——但,此时此景却只是一瞬间才有的,眨眼间,太阳又躲进了云层之中,忽隐忽现。因而当太阳现身的时候,大伙儿不免欢呼几声,有人还大声的呼喊,甚是开心。

行至北海宾馆时,云已散去大半,阳光普照。绿荫中,点点亮斑;耳边,鸟声啼啼。大家都因见到蓝天太阳而精神为之一振。在清凉观西海群峰,其形态各异,少有雷同,被形象的称为猪八戒吃西瓜、十八罗汉朝南海、猴子观海、仙人对弈、樵夫观棋等等,令人目不暇接。这里也时松的世界。或破石而生,报崖而立;或斜身于峭壁,枝干入臂,作迎宾之姿;或形如苍龙出海,屈伸自如……令人兀自赞叹不已。

从北海下去到西海,再直上排云亭。这时候雾气又上来了,越聚越多,当到排云亭的时候,又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。和在始信峰上时一样,山景随着阳光时照时收而时清晰时模糊;但只有如此才会觉得山奇、景美了。在排云亭呆了一会儿,大家便一起向飞来石奔去。在一断崖峭壁处我们停了下来。这里的实在太美了。一座高大雄伟的山像是被活生生劈为两半,形成万丈深谷,崖壁上长满了奇松怪树。从谷中望出去,青山之后遥远的天边几块云朵懒洋洋的浮在那里,作各种形姿,如吃定了定心丸一般,一动也不动,在蓝天、青山的映衬下,乍是好看。在此处便可望见飞来石。再往前走没几步却下起雨来,真是西边日晒东边雨。因为这雨加上游人太多,所以我们便未山飞来石,直接向光明顶去了。说来也真奇,我们到达光明顶的时雨停了,云又散了些,太阳又出来了。在光明顶望莲花、天都两峰。莲花峰如一朵绽开的莲花,果真山如其名;天都险要,如一把巨刃,直立欲刺青天,非常的壮观。极目眺望,但见远处群山起伏、峰峦叠迭,恰似长龙腾空、连绵不绝,如海涛奔腾、巨浪排空;再远处,山色、天色融于一体,呈淡淡的蓝色,令人心旷神怡。

游黄山已久,好多细微景致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但黄山非凡的气度,却是再难忘记了。写下这篇游记,聊以闲暇时慢慢回味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