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之行

Day 1 出发

应朋友之邀,我开始了为期一个礼拜的北京之旅。本来想等到北京下雪再去,体验一下北国风光,终未能如愿。原来没打算坐飞机去的,后来在网上看见机票的价格和卧铺票差不了多少,一想反正一个人坐火车也挺无聊的,咱也没希望要有啥艳遇啥的,索性决定飞过去。

再次踏进萧山机场的候机大楼,既熟悉又陌生。机场依旧,只是往事已不在。这一感觉稍纵即逝。虽然已经是第三次坐飞机了,可我依然有兴奋的感觉。领登机牌的时候我特地要了个靠窗的位置。时间还早,我在候机席上坐不住,便起身看停在机坪上的飞机。

我喜欢飞机,从小的时候就喜欢看这些庞然大物。原先我家住在机场边上的时候,每逢周末便骑车去机场看飞机起飞降落,看飞机加速然后腾空而起,看飞机轻盈优雅地降落,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。

飞机稍微有些晚点。登上飞机一看,发现还是坐在靠近飞机发动机的位置,似乎每次坐飞机我都会遭受此待遇。听着飞机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,只感觉后背被人重重地推了一下,飞机开始快速滑动,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飞机倾斜起来,然后不知不觉就离开了地面。那一刻,感觉身体有些轻盈,好似腾云驾雾一般。我确信这是幻想成为超人到最好时刻。

杭州的天气不太好,飞机平飞之后还在云层里转悠,灰蒙蒙的一片。大约飞了十来分钟之后,云层终于不那么厚了,依稀可以看见地面。远处蓝色的天空也露出一小脸,赶忙打开相机抓拍。

正在担心整个飞行怕是要在云层中度过,想拍几张美景的计划也可能落空,突然感觉窗外一亮,飞机终于冲出了云层。看着湛蓝清澈的天空,极远处天空、云层、地面连成一线,微微泛着白光,除了心旷神怡,我想不出其它的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。

飞机又钻入了云层。当飞机再次从云层中穿出时,向下望去,地面已是一片棕褐色,零星点缀着些湖泊;远处似乎有山脉,不知是什么山系的,中学学的地理全都忘光了,估计应该快到山东了。飞得近了,那山也似乎伸手可及。想拍照留念,可是相机差劲,拍出来到效果差强人意。

越过山脉,飞机继续平稳地飞行。忽然听见后舱一男孩叫道:“看,另外一架飞机!”我向窗外望去,只见一架客机正从我们前右侧上方飞来便要转向和我们交会而去。赶忙去摁相机的电源键,手忙脚乱之中相机开启了又被关上了,待再次启动相机,那架客机已经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到曲线,飞离了我到视线,只留下两道一时不能散尽的白烟。不禁拍腿直呼可惜。

感觉有些累了,小憩一会。突然感觉飞机有少许颠簸,便醒了过来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耳膜有些疼痛,原来飞机已经开始下降高度了。可以清晰地看到底下一块块整齐到耕地,村庄与村庄之间似乎没隔几块地。只是冬日的北方平原少了绿色,不那么好看。

到了天津上方,飞机已经降的比较低了,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公路上挪动的汽车。飞机倾斜起来,开始转弯了,看来离北京也不远了。飞机愈往前飞,地面的景色也越来越清晰起来。掠过一排排高楼,飞机越降越低,远远地可以看见的机场的跑道。

历时一个小时四十分钟,飞机终于稳稳地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。机场的跑道似乎是柏油的,不是水泥浇铸的。下了飞机,没感觉有多冷,看来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了。这天北京的天气似乎挺不错,万里无云,天空很干净。

出了机场,上了往中关村方向的机场大巴。大巴一路驶来,感觉看不见一丝绿色,看来北方的冬天和南方的大有不同。大巴由机场高速转到了四环,路过奥林匹克公园,可以看见鸟巢和水立方。与在电视上看到的感觉大不相同,鸟巢的粗壮的钢架,很有气势;水立方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,闪亮夺目。

顺利到达与朋友约好的回合地点,安排好了住处,又去参观了朋友工作的地方,顺便上网查查地图,安排了下一天的行程。晚上一起去吃了海底捞的火锅,免费送饮料,我们要了豆浆,味道不错。那里的服务员会当场甩面,夸张地说是甩得虎虎生风,挺有趣的。

One thought on “北京之行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